(編譯/潘芸芝emily)

2022年3月30日星期五成為波爾多傳統交易系統La Place de Bordeaux發展的重要時刻,更是中國葡萄栽培歷史的決定性時刻,因為2018年份的敖云紅酒,成為史上第一款透過波爾多酒商系統交易的中國頂級酒。

未來,這款酒將繼續透過母公司酩悅軒尼詩(Moët & Hennessy)於中國大陸經銷,全球其它地區的交易則會透過波爾多廣場進行。在波爾多廣場負責敖云的經紀人(courtier)Bureau Lévêque將首先與少數精心挑選的酒商(négociant)合作。


圖片來源:請點此

先不說透過波爾多交易系統經銷這件事,敖云這項釀酒計畫本身已經相當令人感到興奮。這是Tony Jordan為酩悅軒尼詩在中國大陸尋覓了四年才終於找到、並定案的黃金風土,目的就是為了要打造世界級酒款。這場風土尋覓之旅帶著他從北到南、從東到西,走遍了全國,最終選擇了位於喜馬拉雅山腳下、離香格里拉不遠處,位於滇北地區的敖云。這裡是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保護的三條平行河保護區的一部分,位於海拔6,800公尺的聖山──梅里雪山之下。該處地處偏遠,就各方面而言都非常極端且獨特。

簡單來說,敖云來自四個小村莊及其周圍所種植的葡萄樹,在湄公河谷的兩側各座落了兩個小村。這些葡萄園海拔極高,約介於2,100~2,600公尺之間,相較向來以高海拔為賣點的阿根廷烏格河谷(Uco Valley),後者海拔約介於900~1,200公尺。值得注意的是,這幾處葡萄園本身就存在著明顯的海拔差異,因此採收日期勢必得分開,導致酒莊每一年的採收季會從九月一路延續到十一月中旬才結束。

除此之外,這裡絕大多數的葡萄樹都生長於梯田上,葡萄園的土壤成分、日照程度、排水,和坡度(從陡峭到極端!)也各不相同。事實上,敖云技術總監暨釀酒師Maxence Dulou至今已從旗下314個地塊和727個子地塊中辨認出約35種不同的風土條件。而每一處葡萄園都是由當地家庭(超過100戶)在該區操作了數個世紀的本土農業生態學進行有機耕種;而他們照顧葡萄樹時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機械干預。據估計,每公頃的土地每年平均需要約末3,500小時的人力勞動。

2000年時,目前27公頃的葡萄園中約有一半種植在未嫁接的砧木上。這些較老的葡萄樹為100%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和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 2013 年,酩悅軒尼詩團隊以嫁接砧木種植了梅洛(Merlot)、小維鐸(Petit Verdot)、希哈(Syrah),以及更多卡本內蘇維濃和卡本內弗朗。另外,新的梯田正在種植更多希哈、卡本內弗朗,並且首次於斯農村(四村之一)種植了馬爾貝克(Malbec)。


圖片來源:請點此

Maxence Dulou解釋道,敖云的哲學是布根地(Burgundy)和波爾多(Bordeaux)的微妙結合。敖云採納了布根地分開釀造破碎風土和微小地塊以表達獨特風土的概念,同時擷取了波爾多調和(品種和風土)的想法,以透過釀成的酒款表現出層次感和複雜度,以及其最終調和的酒款透過蒙瓶試飲、而非預先判斷特定的風土地塊。

因為如此,酒款每一年的調配用酒選擇至關重要,也非常嚴格。2018年份,只有約總產量的一半進入了最終葡萄酒的調配,其餘約40%的採收則被捨棄不用;剩下10%左右則被裝瓶為四個獨立的小村酒款。

敖云2018年以60%的卡本內蘇維濃、19%的卡本內弗朗、10%的梅洛、7% 的希哈,和4%的小維鐸釀成,酒精度15%,產量約26,000瓶,最終產率為 每公頃2,200公升,分兩個階段培養:前五個月分別於中國陶罐和橡木桶中培養,之後再轉進新橡木桶和舊橡木桶的組合中培養10個月始裝瓶。酒款嚐來帶有純淨的果味和層次分明的結構,單寧略有白堊粉感,搭配果味顯得平衡而和諧,另有一種涼爽的礦物味和鹹味,表現極佳。

這是中國葡萄酒發展的歷史性時刻,因為波爾多交易系統的背書,敖云將成為全球公認的「頂級酒」品牌。最早進入La Place的「非」波爾多酒要屬智利的Almaviva與加州的Opus One,但這兩者都是波爾多一級酒莊Mouton Rothschild的海外投資所釀成的「波爾多風格」紅酒。近年來,隨著市場轉趨更多元的酒風,歷史悠久的La Place也開始引進更多產區的頂級酒款,最知名者要屬義大利超級托斯卡納(Super Tuscan)Masseto與Solaia、澳洲國寶酒莊Penfolds、加州膜拜酒(cult wines),以及如今極具象徵意義的中國酒敖云。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對於酒香酵母的喜或惡可能與文化有關?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