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隨著歐盟法規的修改,成員國如今可合法以抗性釀酒品種(resistant variety)釀酒,並標示為受法定產區管制保護(PDO,原文為protected denominations of origin)的葡萄酒。

該決定於上週正式在歐盟官方雜誌上發佈,這是對先前法規進行更廣泛修訂的一部分;這些法規建立了歐洲農產品與食品的既有品質計畫、市場組織、定義、描述、呈現方式,與標示法規。


圖片來源:請點此

在正式宣布之前,唯有歐洲種葡萄(vitis vinifera)可以用於歐盟境內生產的 PDO葡萄酒,而任何表現出非歐洲種基因的葡萄品種──例如抗真菌的PIWI(Pilzwiderstandsfähig)品種,則一律被排除在外。然而,根據更新後的法規,成員國現在已可以使用歐洲種與美洲或亞洲的雜交種釀酒。

歐盟的決定是為了應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挑戰,以期能增加歐洲葡萄酒種植業的永續發展。事實上,許多雜交品種對於釀酒葡萄常見的對露菌病(downy mildew)和白粉病(powdery mildew)展現出更高的抗性,意味著葡萄園幾乎不需要人工另行處理,無論是噴灑化學殺蟲劑,或是符合有機農法的銅劑。

「除了來自只喝某些PDO葡萄酒的市場所帶來的商業挑戰,抗性品種對於酒農僅有好處,而毫無壞處,」Lieselehof酒莊的Werner Morandell說道;他位於義大利上阿迪傑(Alto Adige)的酒莊以餐酒釀造為主。

「首先,大多數的PIWI葡萄不需要進行處理,除了遇上天候欠佳的年份,可能會在採收之前需要特別經過一、兩處理。在我所研究過的大約70種PIWI品種中,可能有約末15種需要一、兩次處理。但即便是這15種品種,也取決於種植的地區。如果是在像西西里這樣鮮少下雨的產區種植歐洲種葡萄,全年也不過需要五至六次的處理,但如果改種PIWI,則完全不需要任何處理。」

Morandell表示,抗性品種的好處還包括了減少土壤壓實的機會,並能為酒農節省大量時間,「每一年,酒農為了要處理可能染病的葡萄,須以重型拖拉機穿越葡萄園15~20次不等,這意味著葡萄園土壤多最終會變得非常緊實,變得像混凝土一般不適合農業耕種。但如果你在我的葡萄園裡走一圈,你會發現土壤非常鬆軟。最後,酒農通常花在擔心接下來什麼時候又要以拖拉機施灑有毒殺蟲劑的所有時間,都可以改用來專注於更有用的工作。」

新的歐盟規則可能會對義大利和法國等主要葡萄酒產國未來端出的葡萄酒產生革命性影響,但葡萄酒飲用者也許不會很快注意到這些變化。在將雜交品種納入任何特定PDO法規之前,還需要成員國的批准,以及當地有關機關的批准才行。


圖片來源:請點此

PIWI法國生產者協會主席兼隆格多克(Languedoc)酒莊La Colombette也主Vincent Pugibet認為,雖然歐盟的批准已朝正確方向邁出一步,但歐洲眾多葡萄育種機構之間缺乏合作,仍然是一個主要障礙,並會阻止抗性品種的流通。

「在法定產區名稱中使用它們的可能性,只是問題的一部分。未來還有歐洲不同機構之間競爭的問題,這將是抗性葡萄普級的最大障礙。」他表示,「舉例來說,在〔業界領先的義大利葡萄苗圃〕Vivai Cooperativi Rauscedo,他們創造了許多以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為親本株的雜交品種,如Sauvignon Kretos或Sauvignon Rytos;這些雜交品種無論就對於疾病的抵抗力或釀成酒款的風味而言都非常有趣,但管理授權國內使用非法國釀酒品種的國家農業技術研究院(INRA,全名Institute of Agronomic Research)目前尚不允許這些葡萄品種用來釀造PDO酒,事實上就連釀造普通餐酒也不可以。」

Pugibet解釋道,INRA本身有自行培育的雜交品種,使其與Rauscedo和其他外國機構有明顯的競爭關係,「INRA永遠不會允許我們使用義大利雜交種,因為該機構有自己培育自己的雜交種,這樣你懂嗎?目前的機制就像是要法國雷諾汽車負責授權義大利菲亞特在法國銷售一樣。」

其實應對氣候變遷,歐盟官方用意良善,只是各成員國尚有其它諸多考量點,加上雜交種釀成的酒款,風味是否依然如昔,或能否如酒農想要地成功反映出在地風土的滋味,都尚須釐清。看來,抗性品種要在歐洲萌芽,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布根地2021年產量減半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