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一款讓玩家可以擁有虛擬葡萄園、並能在自家舒適的沙發上開始一場虛擬釀酒冒險的手遊,已於日前正式推出。玩家可以在白天工作的coffee break,一邊啜飲咖啡,一邊照料「手邊」的葡萄園,或回家放鬆時「進酒窖」努力不懈個一整晚,Hundred Days手遊的創造者希望讓葡萄酒愛好者體驗更接近真正釀酒的人生。

這款由Broken Arms Games設計、並由Pixmain發行的Hundred Days手機版已於月中正式透過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推出,提供iOS(iPhone)與Android系統。

目前的遊戲場景位於丘陵地連綿起伏的北義皮蒙(Piedmont)區,未來也可能推出美國納帕谷地(Napa Valley),甚至波爾多(Bordeaux)版本。


圖片來源:請點此

雖然這款遊戲讓那些想要擁有自己葡萄園的愛好者們一嚐化身為葡萄農和釀酒業者的夢想,Broken Arms認為,這款手遊其實不乏教育意義。「很多人想更進一步了解葡萄酒,卻不知道從何開始,」Broken Arms聯合創始人Yves Hohler說,並解釋道Hundred Days的設計宗旨,其實是為了讓釀酒過程更貼近一般民眾。

「這款手遊的終極目標是要讓葡萄酒知識變得普及,」Hohler說;他五歲時,因父母親於義大利買了一棟莊園,並附上佔地數公頃葡萄園,全家因此搬到皮蒙,開始了現實生活中的釀酒冒險──儘管當時父母親完全「不知道怎麼生產葡萄酒」。Hundred Days的官方發布價格為5.99美元,目前在臺灣的App Store上售價為NT$ 190。


圖片來源:請點此

根據Broken Arms的說法,玩家可以從一塊佔地較小的葡萄園開始,先完成葡萄種植和釀酒的關鍵步驟,再考慮如何行銷和銷售自家的得獎葡萄酒。

「這是進入才玩的手遊,所以沒有時間壓力,」Hohler,「你可以隨時進入遊戲,遊戲時間不受限,有需要時直接存檔,稍後再繼續或重新開始。」我得說,光是這點就要羨煞所有真正的釀酒人了!你可以想像看天吃飯的酒農們,在雞都還沒啼的一大清晨、拖著尚未睡醒的沉重腳步或擔心害怕的心情趕在天氣變化之前採收一整年的辛勤果實嗎?如果他們也可以說卡就卡,停下來喝杯咖啡或開完會再上就好了。

他說,該團隊試圖在生產葡萄酒的科學性和發布一款有趣的手遊之間取得平衡。

不過這可不只是單純地重複酒農一年四季的工作。手遊內建了有農人最愛又最恨的氣候系統,可引發極端天氣,如冰雹或熱浪。「我可以想像玩家應該會很痛恨這部分,」Hohler笑著說,不過他補充道,遊戲也沒有太狠心,如果真的遇到冰雹,玩家是不用擔心潛在收穫消失的(嘿!等等,這樣有模擬到辛勤酒農每年跟天賭一把的命運嗎)。


圖片來源:請點此

Hundred Days提供數種不同的模式,其中最易上手的「故事模式」(­story mode)像是跟著導覽走,而「無盡模式」(endless mode)則允許玩家嘗試自己想要的項目。

另外還有讓自己認為很懂葡萄酒的玩家嘗試的「挑戰模式」(challenge mode),「遊戲會提供一套特定規則,讓玩家證明自己的實力,」Hohler說,「(舉例來說)玩家可以獲得200回合,接受遊戲推出的挑戰,」這可能是釀出品質優異的內比歐露(Nebbiolo)葡萄酒、完成銷售挑戰,或想辦法運用技巧在「不好的風土」中釀酒。

一名玩家說,由於自己在手遊中釀造了一款巴貝拉(Barbera),促成了他首度購買了巴貝拉酒的契機。


圖片來源:Hundred Days玩家截圖

Hundred Days揉合了Hohler對於釀酒的熱情與自己的專業領域。學生時代的他,與知名釀酒家族之後一同在阿爾巴(Alba)的釀酒學校就讀,但他之後在主修電腦科學,並因此認識了他的商業夥伴。

他於大學期間創造了自己的第一個葡萄酒電子遊戲,名為「cork man」;他描述其為「一個有一條腿、然後會跳來跳去的香檳軟木塞」。他補充道,「我們從未真的發布這遊戲,因為它真的太糟糕了。」

近年來,Hohler也繼承了他父母的釀酒事業。他和過去的同窗老友所擁有的酒莊借用了一個大槽,開始以自家葡萄園的巴貝拉釀酒,並已釀出了約2,000­瓶左右。在此同時,他也一直陸續在重建家族葡萄園的運作,「這將是一場漫長的回合,」他說。

Hundred Days目前有提供九個不同的語言版本,其中也包括了簡中與繁中(漢語)。我自己才剛開始在「故事版本」中小試水溫,但光是為酒莊命名,和設計logo主視覺,已經耗掉了不少coffee break。如果你也和我一樣對種酒、釀酒興致勃勃,不妨加入Hundred Days,接受挑戰!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半瓶裝酒成為市場新趨勢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