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你很難想像葡萄酒沒有酒精,畢竟後者是一款葡萄酒質地、風味、複雜度,及其魅力所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然而,在過去的幾年來,人們對無酒精葡萄酒的興趣似乎迅速增長。

根據Nielsen的數據,在截至今年220日的過去一年中,美國無酒精類葡萄酒的零售額猛增,在過去52周中便增長了34%;截然不同於20162019年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情況。

「目前在我們產品組合中,這是成長最快速的類別,」紐約州一家小型進口商Schatzi Wines的業主Kevin Pike說,「以我們而言,這部分成長了1000%,而且每天都在持續增加。」Schatzi目前進口的無酒精酒款為德國萊茵高(Rheingau)產區Leitz酒莊旗下的Eins-Zwei-Zero系列無酒精葡萄酒。該系列如今已有三個品項進入美國市場,包括麗絲玲(Riesling)白酒、麗絲玲氣泡酒,與一款粉紅氣泡酒;Pike希望明年能再加一款無酒精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

圖片來源:請點此

另一家進口商VOS Selections則引進了Thomson & ScottNoughty無酒精夏多內(Chardonnay)氣泡酒;後者是一家以銷售「Skinny Prosecco」而聞名的酒商。「我不過試試水溫而已,卻馬上發現了無酒精葡萄酒的驚人潛力,」進口商業主Victor O. Schwartz說,「公司目前正在努力擴展該類別的品項。我的客戶想要一整個系列的無酒精葡萄酒,而我們很快會於今年夏天推出一款Noughty粉紅氣泡酒。」

過去,由釀酒葡萄製成、並乘裝於酒瓶中的葡萄汁,常被作為葡萄酒的替代品,但事實上,葡萄汁和無酒精的葡萄酒根本完全不同。好的葡萄汁雖然非常美味,但通常極甜,至於無酒精葡萄酒,則首先是以一般釀酒方式釀出葡萄酒──即酵母將全部或幾乎所有的葡萄糖發酵成酒精,再去除乙醇,結果雖和葡萄汁一樣不含酒精,卻通常不那麼甜膩,而且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飲品。

但少了令人迷醉的酒精,還有什麼吸引力可言?

事實上,葡萄酒的銷售不曾遞減,但普世人們對於健康和清醒的意識也正逐漸抬頭,讓這些無酒精葡萄酒逐漸展現出更多商機。他們想要的無非是能同時品嚐葡萄酒、卻又不讓身體受到酒精影響和傷害的新型商品。登登!這就是無酒精葡萄酒存在的目的囉!

消費者研究組織Wine Intelligence日前便提到,低酒精和無酒精葡萄酒是「未被滿足的消費者需求」,特別是年輕族群。「我指的是那些健身的族群,那種一大清早就爬起來跑步或鍛煉身體的人、想跑趴玩樂卻同時是指定駕駛的人、每晚都搭餐喝酒但偶爾想換換口味的人,或甚至是晚餐後必須繼續工作的人……」Schwartz說道,「這些人都愛喝酒,也不想因此放棄品酒,但會很樂意在特定時間點暫時擺脫酒精的干擾。」正是這些實際問題,激發了Leitz酒莊的Johannes Leitz嘗試打造出優質的無酒精葡萄酒。

圖片來源:請點此

Leitz表示,挪威廚師Odd Ivar Solvold幾年前就曾告訴他,自己需要優質的無酒精葡萄酒,尤其是在挪威,因為該國對於酒後駕駛的罰款高達當事人年收入的10%。不只如此,Solvold也希望能找到優質且能夠與其料理平衡的酒款。而Leitz自己也希望能喝到不含酒精的葡萄酒,因為心臟疾病使他無法像過去一樣喝酒。

從葡萄酒中消除酒精其實不是件易事。酒精的沸點約為華氏173度,低於水的212度。理論上來說,只要將酒煮沸就可以燒去酒精,但如此一來,讓葡萄酒最為迷人的各種風味成分也會跟著消失殆盡。所幸現代科技讓LeitzThomson & Scott得以使用真空蒸餾,在相對較低的溫度下將葡萄酒分離成多種組成元素,然後再去除酒精,並重新組裝其餘原料。

但去除酒精對於葡萄酒來說可不是什麼割除盲腸一般的小手術;酒精不僅令人感到迷醉,對於酒體的質地和酒款的香氣更有不小的貢獻,還有助於增添整體風味與複雜度。此外,無論過程如何溫和,去除酒精的步驟對於葡萄酒無疑是嚴重的破壞。一款無酒精的葡萄酒,無論如何是無法展現出傳統葡萄酒可見到的純粹特性、活力,與生命力。

「但你不能將這樣的新型態品項與葡萄酒相提並論,」Leitz表示,「這兩者是不同的,適合享用的情境也有別,你可能會對這類飲品有點失望,但當你需要能夠搭配美味佳餚的優質飲料時,我的無酒精酒可以說是最接近葡萄酒的另類替代品。」

圖片來源:請點此

為了彌補所缺少的東西,釀酒業者需要添加其它內容,通常是一點點糖或葡萄汁,使其質地圓滑。但是Leitz表示,釀出優質非酒精葡萄酒最重要的因素其實是基酒(base wine,即尚未去除酒精的葡萄酒)本身。

「我們是唯一使用自家酒款打造非酒精葡萄酒的酒莊,」Leitz說,舉例來說,酒莊所使用的麗絲玲基酒來自於原本要成為Eins-Zwei-Dry的酒款;後者是一款出色的入門級不甜麗絲玲白酒。

我們無法確認Leitz所稱的「唯一」是否為真,但總部位於倫敦的Thomson & Scott旗下將推出的Noughty夏多內氣泡酒,則是以西班牙拉曼恰(La Mancha)產區購得的夏多內葡萄釀成酒後,再運至德國進行真空蒸餾。相較之下,Leitz則是以租來的儀器於自家場地進行真空蒸餾。

根據紐約時報葡萄酒專欄作家Eric Asimov的品飲筆記來看,上述幾款酒嚐來普遍清新、可口,相較於葡萄酒更像是葡萄汁,但甜度明顯較低。它們也許不如傳統葡萄酒來得複雜有深度,但嘿,喝完這些還是可以開車、工作,而且不用擔心會反映在體重計上。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酒標上的酒精濃度有多正確?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