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一位香檳(Champagne)葡萄專家和一處位於波爾多(Bordeaux)的實驗室已經開發出了能夠讓釀酒人徹底打敗白粉病(powdery mildew)與露菌病(downy mildew)的永恆戰爭?

釀酒師之路險惡難行,一路上有許多敵人,包括惡名昭彰的葡萄根瘤芽蟲病(phylloxera)、最近甚囂塵上的煙污染、各種肚子永遠很餓的鳥類,和其它蓄意破壞者;但這還不是全部。他們最頑強的敵人之一,其實是聽起來頗不具威脅性的白粉病(即oïdium)。這種真菌病威脅著全球的葡萄酒產區,往往從葡萄樹的葉片蔓延至果實上,如果不加以控制,最終會導致葡萄樹的產量銳減,品質低劣。有鑑於這所造成的損害,釀酒師們一直很想知道如何阻止它的傳播。有些酒農使用硫噴劑,有些則傾向使用合成殺真菌劑。但如今法國葡萄園專家Anthony Chaudron則說,釀酒師多了一個新武器可供選擇,即美食家和廚師最熟悉的朋友:大蒜。

Chaudron表示,「大蒜本身即是一種抗真菌劑,它可以抵抗白粉病……(並)逆轉(葡萄樹的)pH值,使這種真菌在(葡萄樹)上不再感到舒適。」

Chaudron約十年前首次聽說以大蒜用作預防性殺菌劑。園丁和農民很久以前便知道這食品可用於對抗真菌,這是因為大蒜含有濃度極高的大蒜素(allicin),後者是一種硫基酸,無論是對於人體或植物都有不少健康益處。 Chaudron在朋友和合夥人Jonathan Sacy──如今為家族酒莊Champagne Louis de Sacy的營運經理的幫助下,針對酒莊佔地22英畝的葡萄園施行大蒜噴霧劑試驗,因此確定了這能夠有效地確保白粉病不再作亂。


圖片來源:請點此

「據我所知,沒有其香檳產區業者使用這種方法防制白粉病,」Chaudron表示,Louis de Sacy可能是唯一一家。「這麼看來,我可能是第一個使用大蒜防治白粉病的人。」這對旨在消滅黴菌的伙伴如今使用來自法國洛林(Lorraine)的有機大蒜,將其浸入油中浸泡1224小時,再以雨水製成噴霧劑。由於葡萄園在生長季節採收前許久已經噴灑了噴霧劑,因此不需要額外應付葡萄中出現大蒜的氣味。

Chaudron表示,使用大蒜不會破壞香檳產區嚴格的葡萄栽培法規,甚至還能使釀酒師的荷包受益,因為它是比硫磺更廉價的替代品。他自稱,儘管香檳界的一些成員對他的技術持懷疑態度,Chaudron還是希望他的「撲鼻防護法」能與其他酒莊一同維護抵抗白粉病的陣線。他說,「顯然,這種方法應該更普及於所有葡萄園,」他說。

但這並不是解決黴菌的唯一方案。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其它方案,以防止另一種疾病:露菌病。這個由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INRAE)的研究團隊所端出的想法,已於上個月刊登在《Current Biology》期刊中,名為〈鑑定法國露菌病病原體Plasmopara viticola中首個卵菌類交配型基因座序列〉。喔,看不懂嗎?好拉,我也不懂,反正簡單來說,研究員希望能找到擺脫引起這種微生物交配的情況啦!


圖片來源:請點此

該論文的首席研究員──任職於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的François Delmotte從一些飽受露菌病折磨的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夏多內(Chardonnay),與其它品種中找出了一些病菌,仔細研究其DNA,成功發現了「葡萄露菌病的交配型軌跡,」Delmotte解釋道,那是微生物基因組中與交配和繁殖有關的部分。

不同於造成白粉病的黴菌,帶來露菌病的病菌不是真菌,兩者偏愛的氣候條件有所區別,其感染葡萄樹的模式相似,但也不盡然相同。「我們的發現至關重要,」Delmotte解釋道,現在,研究人員知道了刺激漿原蟲繁殖的基因,未來他們將可以進一步了解如何打斷微生物交配。在此同時,日本正進行一項與類似微生物繁殖有關的激素實驗,科學正準備徹底打垮露菌病。


圖片來源:請點此

這可不是科幻小說,而早在過去便已被嘗試過。19741995年之間,INRAE發現,可以藉由人工費洛蒙使雌性和雄性飛蛾之間通訊混亂,干擾交配週期,最終成功對抗另一種葡萄園害蟲:歐洲葡萄蛾(Lobesia botrana)。「如今法國有多達10%的葡萄園施行『交配破壞』方式,」Delmotte表示。「一旦這個『新』方法全面開發,將可以防止流行病(開始)。」

該技術也可以用於保護葡萄樹以外的其它農作物。舉例來說,馬鈴薯相當容易受到另一種近似的微生物感染,但我們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下一步,Delmotte的小組計畫要辨認出與露菌病相關的交配激素有關的基因,他們甚至試圖重塑幾個世紀前北美入侵歐洲的歷史,以找出這些惡名昭著的病原是如何開始的。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稻草釀的酒(Straw Wine)?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