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孫郁晴Emily Sun)

Charles Heidsieck香檳酒莊在英國舉辦的頂級香檳發布會,釀酒總監西里爾·布倫(Cyril Brun)說:「我對香檳的苦味非常感興趣,我認為這可能是葡萄酒用來應對全球暖化的答案。」

布倫認為,炙熱的氣候會導致香檳的酸度降低,但以後將通過苦味來達到平衡。(延伸閱讀:破解迷思:2020年擁抱葡萄酒的苦味

苦味在香檳釀造時的榨汁階段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適度的苦味如果管理得當,可以補足低酸度帶來的不足,給予平庸的香檳第二生命,更可以使中等酸度的葡萄酒保持更長的新鮮度。


圖片來源:請點此

「我認為,未來我們將越來越常談論香檳中的苦味,而糖會成為次要指標,因為糖一直存在。在香檳區,我們過去常常因為酒中糖分不足輾轉難眠,但現在我們會開始因為糖分過多而失眠。」

布倫在品嘗葡萄的果實及葡萄籽時,意識到苦味的作用。他指出,「自2003年熱浪以來,我們不斷的發現酚類在香檳中的作用,這值得我們關注。因為酚類*幾乎無法測量,之前並沒有人關注它。」


圖片來源:請點此

布倫接著分享他們在2006年的採收時間,是從9月15日開始,但今年這時候卻已經完成發酵,而且是在8月13日就開始採收。2020年的採收時間比起以往的紀錄更早,全球暖化對葡萄採收期有很大影響,今年還有一個更大的挑戰是葡萄成熟度不均勻。

但他對此保有樂觀的態度,「 黑皮諾(Pinot Noir) 和莫尼耶(Meunier)它們展現出飽滿豐富的果味,近期試飲的27款葡萄酒表現都非常有潛力。但2020年會不會釀造年份香檳現在談論還為時過早。」 今年採收的葡萄的尺寸因為過熱和缺水導致小於平均水平;在產量方面則是每公頃收穫了9000公斤的葡萄。

受到疫情的衝擊,今年的葡萄酒產業出現了葡萄酒滯銷以及無處可儲藏葡萄酒等種種問題。香檳公會考慮酒農及酒商們的擔憂,居中協議需大幅度的減少產量以達到市場的供需平衡。

因此,若是未來嚐到帶有苦味的香檳請先別嫌棄,那很可能是降低產量後萬中選一的那瓶。請理性的思考著人們自身造成的全球暖化危機以及2020年遭受疫情影響的葡萄酒產業,並且感性的品味著大自然環境變化帶給你的獨特風味。

*酚類,亦稱多酚,係指植物特有的生物成分,其為植物的樹皮、表皮、種子等部位中所含之帶有苦味、澀味或色素成分等化合物的總稱。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以科學解釋葡萄酒的香氣之謎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