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波爾多(Bordeaux)的採收季通常是個慶祝的時刻,這是一年以來辛勤工作來到頂峰,終於可以稍微見到成果的美妙時刻。酒莊團隊中每個人都加入採收,並與來訪的客人一同進入葡萄園工作,通常也免不了要停下來享用一頓兼具美食和佳釀的豐盛午餐。

但今年不同以往。「(我們幾乎有一整個)軍事組織來保護所有人,」Chéteau Phélan Ségur總經理Veronique Dausse解釋道,「每個人都強制戴上口罩,酒莊內外所使用掉的凝膠水(hydroalcoolique,即消毒洗手液)數量超過你所能想像。每天光是採收用的籃子和剪刀就要消毒數次,所有事項的處理都更為耗時。」

儘管法國目前新型冠狀肺炎確診再度激增,波爾多還是迎來了2020年的採收季。當地主要葡萄酒商報告,2020年度的葡萄酒潛力無限,雖然當年度天候一片混亂,但這年度的葡萄表現令人矚目。

疫情下的年份

在新冠肺炎持續影響日常生活之下,生長季、採收季,和接腫而來的釀酒工作依舊已經展開,隨著感染率一會兒下降一會兒又激增,法國政府施行變化頻繁的各種限制,而在波爾多地區,洗手液和口罩無處不在,葡萄酒貿易也迅速因應各種必要措施。Damien Barton Sartorious家族在聖朱里安(Saint-Julien)擁有Château Léoville BartonChâteau Langoa Barton酒莊。他表示,大流行開始時,酒莊便開始於葡萄園工作實行社交隔離規則,每塊土地僅一名員工。若需執行群聚任務,則所有參與人員皆須配戴口罩。


圖片來源:請點此

瑪歌(Margaux)的Château Giscours管理階層則是很快意識到酒莊可以幫助釀酒團隊自行隔離並保持安全。該產業旗下不但有酒莊和葡萄園,周圍勝圍繞著森林、湖泊、馬廄、飼牛牧場,和屬於自己的菜園,堪稱自成一格的小型村莊,其中有20戶人家庭居住其內。

「在此之前,我們從未對Giscours有如此鄉村的感覺,」酒莊總經理Alexander van Beek表示,「在這個須要隔離的時候,能夠吃到自己花園內的蔬菜,和自己養的牛的肉,像是生活在不同時空一般。我們的生活有時過得太快、太匆忙,往往會遺忘眼前的事物。」

到了採收期,大多數酒莊業者開始擔心能否兼顧工作人員的安全,同時於最佳成熟時期順利採收葡萄。「採收團隊中只要有一個人確診新冠肺炎,則整個團隊就得被淘汰,Barton Sartorius說,「那酒莊要怎麼繼續採收呢?」他說,「通常業者會僱用自己的葡萄採收工人,但今年他們多半與勞工承包商配合;後者會組成小型團隊,並分開不同群組,以求有更多機動性並降低群聚感染的機會。」

Giscours酒莊每年仰賴約末180位葡萄採收工,這些人包括國際學生、實習生、甚至是來自波蘭一個村莊的村民;該村莊每年派出一個小組前來加入採收工作,從配合至今已有18年歷史。「他們會搭一輛大巴士前來,並住在我們為他們提供的絕佳露營地,」van Beek說,「我們原本非常擔心政府會封鎖德法邊界,如此一來波蘭人就進不來了,好險今年他們能夠及時趕到。」

Van Beek對於此次疫情的挑戰有個充滿哲理的觀念,「這是生活的一部分,你必須要有創造力,並找到前進的道路才行。」

混亂但值得讚頌的年份

在迎來2020年採收季之前,是個天候極為混亂的生長季。今年的生長季是從冰雹和大雷雨之中揭開序曲,接著是容易令葡萄樹發黴的潮濕春天。開花季時天氣陰涼,減損了開花率,接著七月和八月則既乾又熱,並帶有零星陣雨。」

「今年不同地區的氣候皆有所不同,但所幸夏季天氣優良,紅酒品種能發展出優良的酚類物質和芳香潛力,」Vignobles Chatonnet總經理兼顧問釀酒師Pascal Chatonnet說,「因此,2020年應該會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年份。」


圖片來源:請點此

DBR Lafite集團首席執行長Jean-Guillaume Prats對於今年左、右岸的年份表現均感到樂觀。「以波雅克(Pauillac)來說,2020年無論是天氣或其它多種分析結果,都與1959年份有相似之處,」他提到,「波雅克由於以礫石為主要土壤,在七月有非常出色的表現。波美侯(Pomerol)則是因為八月底的涼爽天氣受益不少。」Giscours酒莊的技術總監Didier Forêt則表示,「在瑪歌,由於天氣非常炙熱且乾燥,我們提前到九月六日便開始採收。」

右岸的聖艾美濃(Saint-Emilion),Stephan von Neipperg則提到, Château Canon-La GaffelièreLa Mondotte的採收於九月中旬開始,比預期晚,並已迅速完成,雖然產率低於平均往年水平,「這年份夏天溫暖乾燥,果實比往年要小,因此風味更為濃郁集中,也更平衡。」

儘管今年無論就天候表現或疫情對於採收都帶來大挑戰,Prats認為,他們不是最辛苦的一群人。「我想借此機會向遭受嚴重野火迫害和煙害影響的納帕(Napa)同業友人們致上親切的問候。我們知道如果沒有從進口(美國)砧木,梅多克(Médoc)將無法從1865年的根瘤蚜蟲菌(phylloxera)感染中復原,我感到自己有義務提供他們所有需要的支持。」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假酒案再+1,Sassicaia偽造犯逮捕到案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