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差不多就是六年前的今天,英國最具影響力的權威酒評Jancis Robinson MW寫了一篇關於法國葡萄酒孤兒蜜思卡得(Muscadet)與薄酒萊(Beaujolais)的文章,以哀悼這兩個總是被忽視、但其實品質優異且性價比極高的酒款。但如今Robinson發現,至少在這片屬於加美(Gamay)的國度,事態已開始漸有轉機。

上世紀末,當世界失去了薄酒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興趣時,曾讓該產區的經濟低靡, 但低廉的土地成本也因此吸引到年輕的釀酒新秀,他們以不同於以往、更工藝的釀酒方式來實現自己的釀酒願景。這裡如今有一群新的生力軍,釀出的酒款也更加吸引剛接觸葡萄酒的年輕市場。

事實上,薄酒萊的出口去年亮眼地增加了22%,最大的支持者要屬美國文青族群,或至少是美國具有影響力的侍酒師們。如今,出口量第一名的美國,已超越過去極度熱愛薄酒萊新酒的日本市場,成為該產區最重要的出口市場之一,而第三名則由英國繼續保持。

以價格而言,雖然產區新氣象不斷,以價格而言,薄酒萊的定價毫無章法;釀酒新手、野心勃勃的高槓桿企業,或是工業化生產業者所端出的酒款,全都漫天喊價,找不到任何參考依據。毫無章法可言。但就品質而言,最好的薄酒萊美釀,通常能輕易地與貴上它數倍的布根地(Burgundy)名酒一較高下,而且如今也沒有人會再說薄酒萊是必須趁年輕時飲用的酒。事實上,來自薄酒萊兩個最「嚴肅」的特級村莊(Cru)──摩恭(Morgon)與風車磨坊(Moulin-à-Vent),一般需要窖藏後才適飲,也常能展現出至少十年或更久的陳年潛力。

近年份剖析

根據Robinson的品飲經驗,較經典的2016年對酒農而言是個頓困的年份,如今才剛綻放出光彩;相比之下,風格更為鮮美的2017年可能較容易受到立即的稱讚。最新的2018年則潛力無限,但現在喝都嫌太早了,特別是特級村莊酒。一般來說,2015年要比2014年成熟;後者最主要的特質是新鮮,完全符合了薄酒萊過去的形象。2013年非常成功,當年份來自頂尖釀酒業者的酒款,如今嘗來應相當可口。雖然薄酒萊過去常令人想到夏日酒款,當地其實不乏一年到頭都適合飲用的美釀,而且其價格更遠低於貴鬆鬆的布根地。畢竟,加美和黑皮諾屬於同一個家族,兩者都是優秀的布根地品種。

以上年份表現多適用於薄酒萊特級村莊,至於品質介於中間的薄酒萊村莊級(Beaujolais-Village)酒款,則多能作為適合夏日享用的冰鎮美酒,不管有沒有搭餐皆然。再更基本的一些的薄酒萊地區型酒款,也同樣適用以上法則。

值得一試的釀酒業者

André Colonge
Ch des Bachelards
Ch des Jacques
Ch du Moulin-à-Vent
Christophe Pacalet
Dom Jean-Marc Burgaud
Domaine Chapel
Domaine de la Bonne Tonne
Domaine Lafarge Vial
Domaine Rochette
Domaine Thillardon
Dominique Piron
Jean Foillard
Jean-Paul Brun
Jean-Paul Dubost
Julien Sunier
Le Grappin
Louis-Claude Desvignes
Mee Godard
Olivier Ravier
Pascal Aufranc
Thibault Liger-Belair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葡萄酒與漢堡的marriage?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