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潘芸芝emily)

自去年批准了新葡萄品種的種植後,波爾多(Bordeaux)一些業者很快已著手開始進行。

波爾多具特色的賣點向來是其規模與多樣性:該地區涵蓋的酒款可謂從藍籌投資到只值得吐在坐浴盆裡的都有。而這裡最大的悲劇要屬消費者對於質優價美的波爾多淡紅酒(Claret)卻往往缺乏興趣。然而,就在一般價位但也可能是最樂意擁抱創新想法的波爾多酒中,看似可以見到波爾多未來的走向。2019年六月,波爾多成為全法第一個允許新品種的法定產區。我說的可不只是過去盛行於當地的品種,而是對於波爾多全然陌生的異國品種,除了法裔的小蒙仙(Petit Manseng)、人工雜交繁殖而成的馬瑟蘭(Marselan),來自葡萄牙的國產杜麗嘉(Touriga Nacional)竟然也入列。原因?還不就是氣候暖化。

截至目前,依法僅有波爾多AOC和優級波爾多(Bordeaux Supérieur)產區可以種植這些「新移民」,且這些新品種不得多餘總葡萄園面積的5%、或最終混調酒的10%。在訂立規矩的當下,這想當然爾被視為相當極端的改變,畢竟眾所皆知,法國官僚最不甘願的就是改變神聖的傳統。但未來,你搞不好可以在波爾多其它產區──波雅克(Pauillac)、瑪歌(Margaux),與波美侯(Pomerol)見到更多葡萄牙和西班牙品種。


圖片來源:請點此

雖然這創新計畫已通過,但事實上是,自去年夏天宣布以來,波爾多業者們對於此改變一直出奇地安靜。擬議種植面積變化的消息也很少釋出,也無從得知到底幾家業者同意進行這項計畫或細節為何。

波爾多 / 波爾多優級法定產區管制官員Florian Reyne表示,當局進行這項計畫希望愈低調愈好。Reyne說,「我可以確定,已經有一些酒農準備好開始種植這些新品種了,」他說,「事實上,他們可能已經開始進行,但這都還是非常機密。」

展望未來

不過,Reyne很高興地敘述了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INRA)所進行的冗長研究和實驗。看來,波爾多的新移民可不是隨意選擇的。

他說,「我們的想法是選擇未來,而不是在面對未來時,毫無選擇。」

「我們仔細研究了這些品種對於波爾多地理區域的適應特性,特別是在氣候變化方面。除此之外,我們還大幅仰賴專業人士的建議,將這些品種逐步引進,而非一蹴而及。」確實,記者要真正品嚐到一杯波爾多產的馬瑟蘭或阿爾巴利諾(Alvarinho),可能還要好幾年之後。但這並沒有讓幾位該產區符合法定資格的釀酒師們打退堂鼓。

一位釀酒師在接受採訪時希望保持匿名,他說,「這一過程既基於政治考慮,也取決於風土適應性,」我們姑且稱他為Jean-Luc。「基本上,當局不希望任何法國其它主要法定產區的代表性品種出現在波爾多,代表了隆河(Rhone)的希哈(Syrah)品種便是其一;你可以想像得到,遇上某些較熱的年份,波爾多顯然能夠以此品種釀出優質酒款,」Jean-Luc說,「話雖如此,我想我可能暫時還先不會使用『國外進口』的品種。」

Reyne說,「來自其他產區的代表性品種目前尚未獲得INAO的許可成為波爾多的新法定品種,這幾乎可被視為這項新計畫的最基本原則,這也就是為什麼希哈或夏多內(Chardonnay)不可能成為波爾多新品種的一員。」

但你可以因此斷論,這計畫從一開始就是有缺陷的。確定波爾多葡萄種植業未來的首要考量理應是風土適應性,而不非小眼睛小耳朵的政治把戲。 INRA目前正在波爾多針對其他具代表性的品種進行進一步的測試;還有哪些品種會因為容易令人聯想到法國其他產區而被自動淘汰?


圖片來源:請點此

Château Lagrange酒莊總經理Matthieu Bordes表示,「我們預計會在未來1015年不等知道INRA的測試結果,但在未來20年內,釀酒師可能較願意接受像希哈這類的品種。」

「我認為波爾多必須繼續生產不同葡萄品種的混調酒。當然,我對梅洛(Merlot)的興趣較小,對於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和小維鐸(Petit Verdot)酒較有信心。如果於混調中添加其他一些葡萄品種,可能非常有趣。」

拒絕「國產」

在此同時,在波爾多引起最大爭議的「國外進口」新品種自然要屬國產杜麗嘉。幾位釀酒師認為,這品種完全不適合波爾多AOC與優級波爾多波產區。事實上,包括梅多克(Médoc)在內──即隆貢(Langon)西南地區,以及聖艾美濃(Saint-Émilion)和弗朗薩克(Fronsac)北部佔地遼闊的整片葡萄園都有生產波爾多AOC,難道如此廣泛的地理多樣性不足以容納這個葡萄牙最具象徵意義的黑葡萄品種嗎?

葡萄牙釀酒師Jorge Alves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解釋道,國產杜麗嘉所需要的不僅是北半球葡萄園愈來愈普及的熱能和日照,這品種還只能在片岩與花崗岩土壤中才能茁壯、成長,而波爾多顯然並沒有這類型的土壤組成。

「(國產)杜麗嘉是和高溫相處優良的品種,但歷史上從未有它在(波爾多常見的)黏土和石灰岩土壤中成功生長過,」Alves表示。「在波爾多種植國產杜麗嘉是一個愚蠢的主意,」Jean-Luc更直接評論,「根本沒有證據顯示這品種可以在波爾多行得通。」

聖艾美濃的領頭羊Hubert de Boüard也對此表示贊同;他在官方於2019年宣布這項消息之前許久,早已開始自行驗包括國產杜麗嘉等在內的新品種。「我在十年前就已經試過國產杜麗嘉,而結果令人失望。我們仍在進行試驗,並試圖找出最適合的完美品種,但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確切的結果。就目前而言,新品種不會提高一般混調酒的品質。」

但和其他許多人一樣,de Boüard也考慮到氣溫上升對於梅洛的負面影響。他的家人承認,卡本內蘇維濃和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將會愈來愈受右岸歡迎。「在全球暖化之下,卡本內和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無疑會成為右岸混調中的重要角色,但最重要的還是土壤,」Stephanie de Boüard說,「優質的卡本內弗朗來自於粘土夠充足的土質,但其含量不能超過1020%。」

Saskia Rothschild則是於今年稍早時表示,將在位於波美侯的L'Evangile酒莊種植更多的卡本內弗朗和白蘇維濃。至於聖艾美濃(Saint-Émilion)的業者Pierre Courdurié則提到,「我們將專注於酒莊現有的品種,並在葡萄園內尋找新的解決方案。」他說,「我們相信卡本內會更在聖艾美濃更普遍,並適應此地的風土。我們將永遠不會使用新品種,」他提到。

去年發布的這項公開決定為苦苦掙扎的酒農──也許終究也會輪到列級酒莊(Cru Classé)提供了潛在的走向以適應全球暖化的必然現象。但截至目前,這還遠不足以說服那些擁有高級頭銜的業者們。

文章資訊參考來源:請點此
>>看其他文章:最佳熱紅酒配方
更多消息都在餐桌有酒LINE@:立即加入